交易“认知偏差”的根源:该要不要、该放不放、该守不守

市场无常。最大的机会,来自于人类的感情;最大的挑战,也来自于此。掌控它,你将完胜;忽略它,自寻死路。

 一切交易都是与人打交道。人有理智,亦有感情。理智是简单的,而感情是神秘的。想做好交易,你要懂得人类的情绪波动,懂得他的恐惧、他的希望、和他人性中致命的弱点。我们交易员,无非就是在人类的情绪中,寻找机会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有些极其聪明的前辈——行为金融学的先驱们——揭示了其中的秘密。在不确定性面前,人们容易重复一些错误。在压力之下,人们容易错判风险与机遇。伟大的交易员懂得这些。他们知道,别人的判断失误就是自己的机遇。更难得的是,他们还知道这些失误是什么样子的,每当市场上露出这些失误的尾巴,他们就能抓住。

哪有理性人?

多年以来,“理性人”是所有经济学说和金融理论的基础。交易员应该知道,这是扯淡。地球人都是非理性的。一旦介入交易,也就进入了情绪的死循环:
  • 希望:我希望它涨,我一买它就快涨吧!
  • 恐惧:我输不起了,再也输不起了……
  • 贪婪:啊哈,这么多钱,我赚了这么多钱!快马加鞭,再翻一倍!
  • 绝望:坑爹啊,什么玩意啊,赔赔赔,有没有赚钱的时候啊!
这是最为常见的情绪,是千百年来的进化结果。但在市场交易中,它们就是“认知偏差”(cognitivebiases)的根源——该要不要,该放不放,该守不守。

✦该要不要——损失规避

童话的结局都是一样的,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。没有一个童话会写:王子与公主过上了“一天好、一天坏”的日子,也不会是“一天特别幸福,另一天吵点架”的日子。损失规避(Lossaversion)就这样深深植根在人们的脑海中——追求平稳,追求安逸,受不了风险与赌博,从我们的童年就开始了。
从本质上讲,50%概率赢、50%概率输的赌博就是不赔不赚,但没有人会接受它。因为,“输”的痛苦,往往是“赢”的快乐的两倍,行为金融学的实验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因此,只有当我们把“赢”的金额改成“输”的两倍时,才可能让一些人动心——50%的概率赢到100元,50%的概率输掉50元,正常人只接受这样的赌博。
那么,如果是50%的概率赢到80元,50%的概率输掉50元呢?理性人会抓住它,而正常人会放过它。他们不去想,自己放过的,是一个真正能赚钱的机会。

✦该放不放——沉没成本、处置效应

面对纠结的感情,劝的人都说一样的话,“长痛不如短痛”。如果不说这个,也不知道说什么了;但说了这个,也知道是白说。当事人总会摇摇头,说我已经付出了太多。这种痴狂般的坚持,就是沉没成本效应(Sunkcosts effect);这种自杀式的选择,就是处置效应(Dispositioneffect)。
选择,是为了未来,而不是为了过去。如果你忘了这一条道理,在选择时考虑付出了多少、等待了多久,就会进入沉没成本的陷阱——那个让你哭的最多的人,那支让你操心最多的股票,反而被你一再坚持。这也被称为“出赢保亏”的处置效应——处置股票时,总是喜欢卖出赚钱的股票,继续持有赔钱的股票。结果是,赚钱的股票赚不了多少钱,就扔掉了;赔钱的股票不赔完老本,就不会扔。
它们的本质是一样的,不愿意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,想用拖延等待希望。这是深深的恐惧与自卑,而非勇敢与自信。然而,多一天错误,就少一天正确。有太多的人,一定要输到血本无归,才肯停止自欺欺人。他们忘了,拒绝承认失败,从来不意味着成功。

✦该守不守——结果偏好、近因效应、小数定律、从众效应、锚定效应

  • 结果偏好(Outcomebias):如果结果成功,无论原来的决策多么糟糕,也算好的。如果结果失败,无论最初决策多么明智,也是坏的。
  • 近因效应(Recencybias):最新的数据、最近的经验,总比之前的更可信。
  • 小数定律(Beliefin the law of small numbers):看极少的例子、用极少的信息,就轻易下结论。
  • 从众效应(Bandwagoneffect):盲目随大流。
  • 锚定效应(Anchoring):用先入为主的判断代替理智。
正确的决策,也无法避免意外的风险;正确的方法,也难以完胜多变的市场。然而,在意外突袭、大市动荡的时候:
  • 因为结果偏好,糟糕的结果抵消了理智的决策过程,正确的决策机制将被抛弃;
  • 因为近因效应与小数定律,最近的几次失败抹去了长期的成功经验,珍贵的经验将被扔掉;
  • 因为从众效应,人云亦云取代了理智判断,一拥而上,市场的震荡因此加剧;
  • 因为锚定效应,脱离现实的预设目标打击了实际成绩,你做对的时候,你自己都不知道。
人们是那么容易放弃对的东西。只要结果是错的,无论错在哪里,人们都以为错在自己。
这就是人类,该接受时,他选择放弃;该放弃时,他选择坚持;该坚持时,他选择撤退。赚的时候,他们赶紧兑现,跌的时候,他们从来都不敢卖,害怕这一切真的成为现实。结果,输不起的人,一定输得最惨。这是一些人的灾难,也是另一些人的机遇。